我還記得十年前吧!那時會跟你和家人一起去郊外走走,雖然走的路都是一樣的

但每一次看到你像小孩似的那樣興奮,我就覺得那天的太陽很漂亮,所以天氣也就理所當然的暖活了起來。


 一直以來,都覺得你應該不是這麼容易的就在我們面前消失,總認為,雖然你只須活四年的光陰,年紀就能比現在的我還大,也還是可以看著你悠閒的表情,在我們的面前晃來又走去。

我還記得,在三年前的好幾個夜晚,明知道有一天該撒手讓你走,卻還是看著你拼命掉下淚水,但你彷彿已經看透這一切,用著安慰的眼神,靜靜的感覺我摟住你。

就在兩年前的七月,那是我後悔一輩子的事情,我沒有辦法看見你最後的一面,你像似玩具一樣的突然癱倒了下去,那時,地球一樣的在轉,人一樣的在過活,時間滴滴答答的走,而死神卻在這裡,等你把哽在喉嚨裡的最後一口氣吐出來的同時,讓他帶走了靈魂。


他們將你葬在以前一起走過的郊外,抱著你的載體走過曾經將你從橋上丟下去,看著你拼命游著狗爬式的那條河,走過農家的稻田,走過你盡情奔跑的地方,也走過了我們的心中,只不過這次,是抱著眼淚走過這一回。


 我在之後回來看見的是你的墓,我低著頭輕輕的對你說:「不必怕會被人打擾,因為這地方不會有人走進來,在這裡,你可以繼續享有你的悠閒」,也是這樣,我的眼淚才能毫無保留的落在你面前。或許到現在,我還是不明白,你當時為何走的那麼匆忙,連聲道別也不肯?或許我明白,即使你離開,卻能讓記憶永遠的活在我心中。

RAY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