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騎著車子正準備停進我家的巷口,視線裡正急速放大的影子,一位緩緩移動的老人,不穩的步伐用那第三隻腳站著,背後還嵌上了一塊支撐脊椎的固定器,顯然如沒了那玩意兒,老人的生活形同癱瘓。


 蘇伯伯,不知道該不該稱為是鄰居,小時候家裡沒什麼錢,對面蘇伯伯家裡的兒子,大了我們幾歲,常常可以看見很多新奇的東西在他們家出沒,所以我們也就常常喜歡往那邊跑。不知道他大了我父親幾歲,只知道那時,在我對他的印象中,清楚的記著幾件事,手中的香煙、眼睛盯著的股市行情、和用一堆我們聽不懂的中文


那時並不清楚什麼是外省人,只要他問的是我們聽的懂的事情,就回答他,但能聽懂,能回的,也就只有「你爸爸現在還在跑車嗎?(指的是計程車)」、「吃過飯沒有」和「我要看電視,你們去找蘇xx玩」。


我爸也是外省人,但個性卻比蘇伯伯要好的多,或許是因為他是我父親,也或許是因為就算今天我同學來了,他也不會將別人趕到別的地方,而是自己一個人走進房間,將客廳的空間給空出來給我們,這一點蘇伯伯就做不到,在他家,只會讓我們所看到的電視,只有一堆隨意排列在電視上的數字,(指的是股票)。


事過多年,已算不清有多少時間沒去過他們家,所編織的記憶也就這樣擱著了,只是如今再見到他時,已需要醫療器材來扶持生命的他,突然讓我感到這一切都是那樣急促的、不著痕跡的流逝。
那晚,坐在機車上,帶著悲傷的我,又想起過去,不過這次,父親也在回憶裡.............

RAY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