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
眼睛異常明亮
躺在床上完全沒有打算睡著的跡象
我心想:這可不是件好事

好不容易等我快睡著時,拍著翅膀的針筒又來擾人清夢
想也知道我怎麼可能輕易將鮮血奉出
但無奈使出了昆蟲入繭、如來神掌
依然無法將之屈服於外
與牠纏鬥的結果
換來與雄貓成為近親的機會
總歸一字:累

RAY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