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次主辦單位特地在中庭設置「展覽室對話」
是為了讓大家能更貼近與獲得解答,而辦的類似「藝術學者」與「參訪者」
的討論型活動。
明明館內就有為數不少的人,卻沒有多少人來參加
可見主辦單位並沒有好好的去讓大眾知道,這點
我想從演講者的眼中就可以看出,了了幾隻貓
尷尬的場面是難免的。
(結束的時候,主辦單位還說這種活動有五場,今天是第一場
我看到那學者臉吃驚的樣子,我轉頭避開主持人笑了出來)
 
在發表意見的時候,我明白的告訴了學者
「我沒有看過一個主辦單位這麼不重視藝術家的作品,
草草的把作品放置上去,甚至我在看畫的時候,還能從畫上折射的光
看見我自己,我都不明白我究竟看的是畫,還是鏡子,缺乏了細心」
 
學者頗有省思的也才點了點頭
「這次的展覽,主辦單位並沒有把這個主題發揮出來
甚至讓它變得有點類似畫廊的性質,我覺得是很遺憾的一點」
「而且這次的雙年展,市府只撥了兩千多萬的經費
相對於上海,一次的雙年展用的經費起碼會是十倍」
他自己也滿無奈的。要推動藝術,讓台北也能成為藝術之城
但這樣的經費,不免讓人懷疑市府的決心。
 
 
但我的收穫還是很多,因為至少看到了很多不錯,能令人感動的作品
就單一主題來看,我很喜歡"曹斐"的作品「孫中山」中
有一段是訪談一位飾演 國父 這個角色的大陸演員
對於他如何的去詮釋 國父 這個人,他對 國父 的尊敬,所受到的影響
思想的啟發、愛情的坦蕩、做人的光明、以及期望走向一個民主的理念
他的激動,彷彿也感動到我
讓我在這之間,好幾次眼淚都快落下來了。
 
再來就是"Brazil"的「經過」
它是一個空間,只有一個入口進去
暗暗的裡面
投影機投射出來的影像,照在相對的兩面牆上
兩個影像的正前方,各擺了一張公園常會出現的靠背長木椅
放置的方向卻是相反的
也就是說如果你要看左邊的影像,勢必就得做到右邊去
反之。也就代表假如有人要看右邊的影像,你就一定會被擋住
 
投射出的影像很有意思,因為影像裡的正中間,也正好就是長椅
座立在四週的草地,右上角搖曳著只照到1/4的樹
坐在長椅上的女人、路過的鵝、玩遊戲的小女孩、玩遙控車的男孩、種花的婦女
以半透明的方式單一呈現,主題就圍繞著長椅
我望著好久好久,一直不明白所要表達的是什麼
一直到我完全的看完,走出來才體會到
 
人是透明的、鵝是透明的、男孩,女孩在影像裡面所有出現的一切都是半透明的
唯有長椅是實體展現的,就像我在坐的椅子
而當我離開之後,我就只是從那裡經過的一個人
因為我曾經實質的存在,又完全的消失
成為像影片中一樣,曾經存在於那空間的人
一個半透明的人

RAY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