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五日

      在我們當天下午告別了親戚們,就搭上了晚上六點半的火車,在車李我們乘坐的是臥舖,這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興奮的事情,想必對父親也是同樣的

      從齊齊哈爾火車站做到兗州,是趟非常遙遠的距離,足足向南跨行2000多哩路,需耗時25小時,左右是個非常遙遠的距離。沿途上景觀實在是令人為之驚嘆,一大片廣闊的平原,從火車上看過去還看不到盡頭、有農田、羊、乳牛、還有零星散落的人家.........

      我們在六月六日下午到達兗州,眼看時間也不早了,就在此地找了一間旅館,有人去大陸說:「會看你是台灣人,對你有不好的態度」我覺得這是台灣人錯誤的觀念,普遍的台灣人去到那邊不是驕傲自大,就是目中無人,認為大陸人水平低,他們高攀不上........  其實只要我們先露出了笑容,就連帶客的人也會對你微笑,甚至還為我們送上了一盤水果,我覺得很令人窩心。

 

PS.

在搭車從黑龍江省開往山東省的兖州,夜晚所寫的一段記事

       躺在臥舖上(長夜搭火車的人所乘坐附有床位的火車)寫字,就連字也是歪歪斜斜的,反正也不在乎,從我手中寫出來的本來就是斜的,在此為各位介紹臥舖的基本架構,每一個隔間分為兩邊,各下、中、上的床位總共六張,買在下層床鋪的可好比"平凡人士",但是在中上層的就可得成為武林人士了,沒有踢子可以往上爬,專練輕功、凌波微步,蜘蛛人所使用,等我回台灣,想必武功必可大有長進。

      接觸到東北的大陸人我發現到兩件事,大陸人普遍很急、很隨便、隨地吐痰(搞不懂哪來那麼多痰)、也不會排隊,賣火車票的人對任何人的態度都是差勁到極點,可以上大號讓人看屁股(沒門)、可以讓小孩子尿在火車的地板上。

      另外一件事,就是我對他們的方言很感興趣,這讓我一到了那邊,就下意識的讓自己去講那些帶捲舌的音,得快點回到台灣去,免得自己都快成為東北人。

 

RAY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